从人文社会转移
三个破坏性的经济错误
文字/史蒂夫·霍维茨
翻译/绝谦证明/胡适之
经济学家可以花费所有时间来反驳媒体和公众中普遍存在的经济错误。谈到经济问题时,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所谓的“民间经济”。我不想调查这些非常具体的错误,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有关经济和经济增长的三个高级信念上。这三种信念被广泛接受并具有巨大的破坏力。
1.零和游戏的错误
第一个错误是认为市场活动是零和游戏。零和游戏是总销量为零的游戏。在零和游戏中,一个人的胜利就是另一个人的损失。
对市场的这种误解以多种方式表现出来。最普遍的零和思维是,富人通过使他人贫穷来使自己富裕。当我们谈论贫富差距的全国性问题以及穷人与Reich之间的关系时,每个人都这么认为。人们普遍认为,西方国家的繁荣之路是抢劫世界其他地区的资源和工人。注意这里的零和思想:资源的数量是西方国家已经将这些资源从世界其他地方带走了。
错误是认为存在固定大小的财富蛋糕,而市场活动只是财富向个人,家庭或国家的分配,而忽略了财富是通过生产和交换创造的事实。
经济的最基本原则是互惠互利的交流可以创造繁荣。星巴克给我卖了一杯咖啡,星巴克更喜欢两美元,我更喜欢咖啡。通过交流,我们所有人都获利。以低价值交换事物高价值的事物,交换使双方都变得富有。
考虑到生产,零和思维的错误变得更加明显。通过生产和销售咖啡,星巴克的所有者发了大财,但并未夺走他人的财富。星巴克决定生产和销售咖啡,消费者决定花钱购买咖啡,这对双方都有利。星巴克的财富增长与消费者购买他们真正喜欢的商品的优势相对应。成功的公司不会通过牺牲他人而造福他人,从而获得财富。市场是一个积极的嗡嗡声游戏,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受益。
富国人民与穷国人民进行贸易互惠互利。富裕国家的人们通过贸易而致富,他们没有从穷国获取财富。穷国和富国都发展得更好。
2.人为命令的错误
第二个误解是经济需要有人来设计和控制。每个人通常都认为:只有简单的经济才能放手。复杂和进步的经济需要人的监督和监视才能正常运行。
这种谬论的本质是忽略自发秩序,而过去250年来,经济思维的主要方向一直是了解良好的社会制度如何导致个人无意识地合作和协调,亚当·斯密(Adam Smith)解释说引导每个人促进非故意的社会利益。在20世纪,哈耶克继续说明市场如何通过更好地利用分散和默契的知识来创造协调和秩序。
市场价格和利润信号可以提供反馈,并告诉生产者他是否为他人创造了价值。在真正竞争的市场中,利润意味着生产价值高于生产价值。盈利的公司可以生存,而通过损失破坏价值的公司将死亡。在正确的制度下,价格和利润使我们能够通过买卖行为将分散的知识传授给他人。这些见解甚至无法用文字或数字表达。这些价格和利润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通信系统,该系统会处理我们的买卖决定。这些不断变化的价格和利润为卖方提供了调整行为的知识和动机。进行了适当调整的人成功了,而没有进行相应调整的人失败了。如果政府由于政策无法提供市场分散式通信系统可以处理的所有知识而试图设计市场结果,那么政府将无法获得采取最佳行动所需的所有知识。市场利用零散知识的能力使我们能够在自己有限的视野内进行交流,并创造任何人工设计都无法实现的经济复杂性复杂的现代经济不需要设计师。实际上,这些自以为是的设计师由于消费者和生产者自发做出的决策在市场信号中失去领导地位而一路跌跌撞撞,这使情况变得更糟。
3.刺激消费的错误
最后一个误解是每个人都认为消费是经济增长的源泉。从普通人到金融新闻记者再到政客,这种信念普遍得到体现。每当经济陷入衰退时,我们都会听到这一说法。专家声称,消费者必须开始购买和购买,以实现经济复苏。最新的消费者支出数据经常成为头条新闻。我自己的学生也喜欢谈论消费者支出的重要性。
在讨论这种谬论的要点之前,让我们首先检查一下其谬论的根源,这是20世纪独一无二的一种信念,一些不知名的思想家在1920年代提出了这种观点的早期版本,他们认为政府需要努力支持消费者购买力,这促使胡佛总统在大萧条初期试图支持工资,这种做法有助于将普通的经济衰退转变为全球经济危机。十年后,凯恩斯将消费置于宏观经济的中心。消费以及投资和政府支出是决定国民收入的关键因素。如果消费或投资不足,政府可以采取进一步措施来弥补差额。
将消费视为经济增长的来源是谬论的原因之一是,商业周期中的问题并不是消费不足。从财富到萧条的消费支出变化实际上是最小的。最大的变化是私营部门投资。如果在经济复苏期间需要做些事情,则必须增加私营部门的投资而不是消费。即使在广泛的凯恩斯主义框架内,经济衰退也不会由消费不足引起,因此解决方案不是刺激消费。
但是这种谬论的本质是消费消耗了东西!当我们消费商品和服务时,我们会通过消费来破坏它们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您的汽车在行驶时价值越来越低。您消耗破坏价值的东西吗?真正的价值来源是生产。当我们生产商品和服务时,我们创造了价值,并为消费者创造了交易该价值的机会。购买新冰箱意味着将有价值的东西从一方转移到另一方,双方都可以从中受益。但是,一旦我们购买了它,我们便开始通过使用它的服务来消耗它的价值。价值是在生产中创造的,而在消费中却是被破坏的。如果我们要实现经济增长,就需要注意哪些系统和战略可以促进经济上可持续的生产。我们如何创造一个环境,使每个人都准备好积累并相信自己的物质和人力资本,以便他可以利用这些资本创造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这对于长期经济增长和短期经济复苏都是重要的问题。刺激消费不会促进经济复苏,并可能支持长期的经济增长障碍。
4。结论
这三个错误的影响非常大,并且会影响人们思考更具体问题的方式。市场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交易,市场是不需要设计者的自发秩序,财富的来源是生产而不是消费。这些发现可以一起用作预防更具体的经济错误的有效措施。了解这些基本业务概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史蒂夫·霍维茨(Steven Horwitz)是美国鲍尔州立大学的教授,拥有许多有关货币理论和宏观经济学的书籍。
魏草直库介绍-
威草智库(全名:北京威草智库科技文化有限公司)是由长期从事尖端互联网思维,人文,技术和投资工作的专家组成的思想家协作组织。运营了5年。互联网思想家社区-网络智库。魏草智库秉承“让世界思想家联结”,“让思想流动”和“让思想上升”的主题和愿景,立足于全球视野,顺应时代脉搏,聚焦于时代的局限。泛互联网思维领域的思维。